苏瓷

【曦瑶】#花吐症 “阿瑶,既然这样,你怎么还唤我二哥?”

     1.
  金光瑶去姑苏拜访已经有一阵子了。
  说是拜访,倒不如说是去白吃白喝。
  蓝曦臣念他是自己的义弟,来自己这儿消磨一点时间倒也不为过,便放任他想干嘛干嘛。
  只是,金光瑶在姑苏待的时间越久,就越不想回金麟台,接近傍晚时,金光瑶张望的景色也从姑苏里的规训石壁变成了蓝曦臣。
  金光瑶觉得自己病了。
  因为每一次躺在蓝曦臣的隔壁,他都会忍不住地去想他现在在干什么。
  又是一天深夜,蓝曦臣将金光瑶在房间里安顿下来,同他道过晚安,迈步离去了。
  屋内一片漆黑,金光瑶却无半分睡意,喉间一直有异物存在的不适感,在床上翻了几下身,最后还是起身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。
  ...

【点梗emmm】占tag致歉

占tag非常抱歉!但是谁能来救救这个什么脑洞都没有了的可怜孩子啊啊!!【暴风雨式哭泣】
追凌,曦瑶,薛瑶,忘羡,桑仪都可以的啊!
我想在60fo的时候发辆小破车。(只是不知道会不会有那一天🌚)
你们给评论吧……真的没脑洞了……(没人理就很方了🙂🌚)

【薛瑶】薛大爷的追妻记

  #一发完。(每次写薛洋喊金光瑶哥哥我就想到花城_(:з」∠)_)
        #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乱七八糟的。片尾有肉渣渣。
     #无刀子请放心食用。
  #喜欢的就给喜欢给推荐给评论吧!(ps:给关注好感度直线飙升!!)

  1.

  金光瑶是兰陵金氏最为器重的新秀一辈,年级轻轻,却在整个修真界有着极高的地位。
  金光瑶十五岁生辰这一天,是他第一次上战场,这一场仗,持续了将近一周。
  然而金兵的死亡率,却是有史以来最低,几乎是带出去多少人,就带回来了多少人。
 ...

【追凌×曦瑶×桑仪】我喜欢你(//∇//)

        蓝思追带着金凌回了云深不知处,让他先随便逛逛,自己则进了蓝景仪的房间,一推开房门便道:“景仪。”

  蓝景仪回过头看他:“金凌来了?”

  蓝思追点头。

  蓝景仪合上手中的书,起了身,老神在在:“很好。这样吧,我跟你描述一下我是怎样把怀桑拐到手的。”

  蓝思追一张脸瞬间正经了:“愿闻其详。”

  蓝景仪一边说,蓝思追猛点头,只是在蓝景仪最后说完了的时候,蓝思追苦恼地挠了挠头:“这对聂怀桑可能有用,可金凌他是怎样一个人你也不是不知道,他不一巴掌把我拍地上就不错了。”

  蓝景仪想了一下,也是这个...

【追凌】#甜#你比冰糖葫芦还要甜

#我觉得。追凌!真的!特别!可爱!不接受反驳!我要磕爆他们两个!!

  蓝思追正拉着金凌在街市上走,此时已是冬天,柳絮般的雪花在空中纷纷扬扬地落下,降至地面时瞬间消弥,像是从未存在过。

  如同雪花一般雁过不留痕,蓝思追偏过头去替金凌理他的领子的时候,金凌也正好看向他,像是想说什么。猝不及防地,两人温润的唇就那么一擦而过。

  这样的蜻蜓点水,却让金凌在那一瞬间红了脸,不用蓝思追帮他理,就一个惊吓,自觉地拎起领子把头埋在领子之间,不敢直视蓝思追。

  蓝思追舔了舔唇上被金凌掠过的地方,柔柔软软的触感还在,温温热热的温度也退之不去。

  看见金凌红着一张脸想要降低自己的存在感的样子,蓝...

【忘羡×追凌×直男江舅舅】小媳妇的出逃日常×江澄:原来我的侄子是个给。

 魏无羡最近脑子抽风抽的比较厉害,惹得蓝忘机动不动就来一句“不知羞。”“云深不知处禁止喧哗。”最后自食其果的时候蓝忘机还会郑重其事地跟他说“天天就是天天。”

  蓝二哥哥你床上和床下完全是两个人好不好!!天天你妹的天天!!雅正!雅正第一!!!

  在魏无羡第八次起不来床之后,他调戏汪叽不成反被调戏的小情绪终于完全爆发了,一气之下,离,家,出,走!

  江澄挑着眉头看着眼前把他的卧室当自家庭院一般撒野的人,忍住内心直接把他扔出去的冲动,问他:“你来这里干什么?”

  魏无羡从江澄床底下翻出来一坛天子笑,晃了晃酒壶,猛灌一大口后才回答:“云深不知处太无聊了,来你这找找乐趣。”

  江澄见...

© 苏瓷 | Powered by LOFTER